1989年,蒙西電網開創了“煤從空中走,電送北京城”的西電東送先河,也為京蒙兩市區的戰略合作跑好了“第一棒”。目前,內蒙古電網已將超過2400億千瓦時的優質電能輸入了祖國的心臟,綠色蒙電始終在為北京的現代化建設“加油”。

24 年來,內蒙古電力公司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全力保障京津唐用電,歷年來圓滿完成全國兩會、北京奧運等重大政治保電任務。尤其在十八大保電期間,該公司投入 1200多名保電人員,于立新副總經理坐鎮一線指揮,直升機起飛78架次、巡檢線路1100千米,為內蒙古這個模范民族自治區增了光、添了彩。

團結治網托舉能源大區

2002年,電力體制改革如同打開了一扇巨型閘門。各大發電集團悉數挺進草原“播火、追風、逐日”,營造出電力能源基地“大投資、大建設、大發展”的繁榮局面。

自治區牢牢地把握住了這一戰略機遇期。2004年,內蒙古電力實施廠網分開,放開發電市場,形成了產業結構明晰的電網投資運營管理一體化,發電投資主體多元化、發電結構多樣化的電力市場格局。

風 馳電掣,是對內蒙古電力工業發展的最好注解:2002年8月,我區發電裝機積百年之力突破1000萬千瓦,2009年7月跨越了5000萬千瓦大 關,2011年一季度躍居全國之首。目前,我區發電裝機容量達到7828萬千瓦,占全國總量的6.9%,其中風電裝機1693萬千瓦,占全國總量的 26.87%。

內蒙古電網按照自治區電力建設適度超前的部署,逐步完善電網結構和功能,以多邊交易等市場手段優化資源配置,不斷增加 跨區跨省雙邊電力交易,穩步推進區域電力市場建設。堅持“三公”調度,全力平衡發供電矛盾,保證了電網的供需平衡、外送電力的穩定輸出和城市居民供熱。廠 網攜手擔當經濟建設的主力軍和資源轉化的“二傳手”,形成了“團結治網”的優良傳統,為國家級電力能源基地建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目前,我區電力工業正從粗放型向集約化、由單一發電向煤電一體化模式遞進,已跨入大容量、高參數、環保型、高電壓、大電網、信息化的新時代。

風云激蕩打造“風電三峽”

1989年,內蒙古率先在全國規模化開發風電。然而,到2005年,內蒙古風電并網裝機只有區區17萬千瓦。2007年9月,風電吊裝容量突破100萬千瓦大關,西北風在躊躇中緩慢地向電力進化。

2008年秋季,在全國上下貫徹《可再生能源法》的形勢下,蒙西電網積極調整發展戰略,把發展風電等新能源提上重要日程。張福生總經理不遺余力,為中國風電發展扛大旗、唱主角,蒙西從此成為中國風電的“試驗區”。

蒙西風電裝機從2005年的8.3萬千瓦起步,目前,并網運行的風電場超過百座,裝機容量達989.41萬千瓦,相當于三峽裝機的44.1%,風電已經成為蒙西電網的第二大主力電源。預計下個月,蒙西風電將在全國省級電網中率先突破1000萬千瓦。

2012 年上半年,內蒙古電網風電在火電的深度調峰下實現了大比例接入。張福生謂之“風進火退,風退火進;風大火小,風小火大;風借火勢,火助風威”。共有74天 風電日平均上網電量達到18%以上,其中20天超過25%,單日上網電量5次超過1億千瓦時,最高達到1.1138億千瓦時,上網比例2次突破30%。全 年風電上網電量178.18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4.7%,占比達12.6%,風電上網電量、消納比例等多項經濟技術指標達到全國乃至世界領先水平。

據統計,2007年以來5年中,蒙西電網累計風電上網電量達到503.7億千瓦時。按等電量替代火電計算,相當于大約標煤1587萬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4378萬噸、二氧化硫25.4萬噸,節能減排和低碳經濟的效果非常顯著。

為 了保證風電并網、送出和電網安全運行,內蒙古電力公司從2009年開始投入了大量資金,陸續建成多項220千伏輸變電工程。“十二五”期間,規劃建設多個 風電匯集輸變電工程,總投資超過百億元。目前,已形成了集設計制造、建設運營、檢修維護為一體的風電產業體系,受國家能源局委托正在建設“中國新能源檢測 認證試驗中心”。

經過多年艱辛的探索和實踐,內蒙古電網摘掉了風電“垃圾電源”的帽子,建成了全國最大的風電基地,主導風電發展的大 開機方式接納風電、風功率預測、低電壓穿越的技術日趨成熟,不僅為我國探路新能源發展奠定了里程碑,也為內蒙古電力“風火打捆、行銷全國”,特別是節能減 排以及蒙西電網領先全國的地位增加了重要籌碼。

能源強國追夢送端電網

2005年起,內蒙古超越山西成為全國最大的電力輸出省區,2010年首次超過1000億千瓦時,目前已連續8年穩居全國之首。

內蒙古煤炭探明儲量、產量和外銷量連續兩年保持全國第一,風能和太陽能可開發利用量全國第一、第二,風電、火電這對“風火輪”風光無限。

隨 著各大能源集團密集的選點布局,內蒙古“海納百川”的強勁電力發展勢頭進一步得以體現:政府主導央企進駐,電網擔綱接入送出。與其它服務型電網相比,內蒙 古打造“大型送端電網”的戰略意圖相當明確,那就是依托自身綜合立體優勢,疊加牽頭蒙陜甘寧能源金三角和毗鄰蒙古國的優勢,加速能源優勢向經濟優勢的轉化 進程,從而深度融入全國經濟大局,做二十一世紀中國能源供應中心。

2011年歲末,鄂爾多斯市政府牽頭的《蒙西到廣東±800千伏直 流輸電工程初可研》出版,為打通電力瓶頸提供了新的思路。該可研為中國日趨緊張的能源供應描繪出一幅“北電南送,余缺互濟”的藍圖:從鄂爾多斯經陜西、湖 北、湖南到廣東全長2270千米的輸電線路,或將把全國最大的電力能源基地和最大的用電市場連在一起。

內蒙古目前窩電較重,尤其是在采暖期蒙西電網棄風現象嚴重,能源局已經對風電發展連續踩剎車。內蒙古“困并開拓著、痛并快樂著”已經渡過了漫長的8個年頭,“第三通道”對于內蒙古電網來說望眼欲穿。

去年,董事長劉錦在接受“焦點訪談”采訪時說,現有外送通道對內蒙古能源大區來說,杯水車薪根本解決不了窩電問題,沒有內蒙古的特高壓是沒有實際意義的。

鑒 于內蒙古“國家電源”的地位,近年北京、山東、湖北等眾多缺電省份紛紛與自治區簽署能源戰略合作協議。綜合來看,如果以到廣東的“射程”為半徑畫半圓,我 區的電力可以輻射中國大部份國土,加之明顯的電價優勢,實施跨省跨區域長距離輸電的“蒙電送X”工程,完全可以緩解未來全國周期性的缺電。

2010年,國務院已將內蒙古正式定位為國家級能源基地。在資源優勢通過發展電力向經濟優勢逐級轉化的鏈條中,蒙西電網轄區內的鄂爾多斯、錫林郭勒等“能量極”均被寄以厚望。《內蒙古綠色能源發展規劃》明確:發電裝機到“十二五”末將達到1.5億千瓦。

相關信息也表明,國家特高壓“四交三直”工程,在爭論了多年后將會有所動靜。內蒙古方面積極對接和跟進國家電網公司特高壓及跨區電網發展規劃,“建設大基地、融入大電網、對接大市場”的綠色能源全國共享的戰略構想,期待在“十二五”出現重大轉機。

張福生表示,公司將按照“十二五”建設一流省級電網、建設大型送端電網、建設堅強智能電網的定位,繼續努力做大盤子、做強產業。但愿內蒙古的電力能像“溫暖全世界”的羊絨衫、“強壯中國人”的牛奶一樣,及早搭上特高壓快車“供應全中國”。